想看菜单吗

完结和连载文归档处

【all叶】杀手三十题(1-5)

1.初次见面时轻轻眯起的左眼和竖在唇边的纤长食指(周叶)

 

昏暗的灯光,暧昧的音乐,包容了一切肮脏与黑暗的酒吧角落。

 

周泽楷有些茫然的靠着墙,他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像是被迷了心窍一般的走进这家开在巷尾的小酒馆,20岁的他仍然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青年,烟,酒,性,这些糜烂的词语从来和他沾不上边。

 

可他就是进来了,没有任何缘由的。

 

也许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几年后的他回顾这天晚上的时候默默地想,然后又把怀里的人搂紧了一些。

 

“想到什么了,小周?”男人恹恹的趴在他的怀里,感冒了的他声音有些闷。

 

“初遇。”已经成为枪王的他依然不善言辞,就和那天晚上一样——

 

那天晚上,叶修刚刚处理完一个目标,就看见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站在不远处,满脸的不可置信。

 

叶修从容的收起了注射器,昏黄的灯光让人不容易看出的表情。他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惊讶。

 

周泽楷没有说话,冷静的不像刚刚目睹一起凶杀案。叶修突然来了逗一逗这个孩子的兴致,他向周泽楷走了两步,眯起了左眼——

 

叶修粲然一笑,周泽楷有些愣神,随后后颈上一阵疼痛,迷迷糊糊的看见面前的男人把他修长的食指贴在了那薄薄的嘴唇上——

 

“嘘。”这是他昏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2.酒吧昏暗灯光下顺着发梢滑进领口的汗水和缠着钢管的修长左腿(周叶,接上题)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老是想去那个酒吧,看看把自己打晕的男人会不会还在那里。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周泽楷收起雨伞进门的时候,习惯性的往上次那个角落看了过去。

 

没有人。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应该怎样形容——难受?失望?还是其他的什么情绪?

 

然后他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破破烂烂的舞台,顿时就被台上的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那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正在放的曲子并不快,反而有些勾人的慵懒。台上的男人似乎已经跳了几只舞了,额头已经沁出了薄薄的一层汗,却让他的眼镜变得更加闪亮。看见有人看向自己,叶修回望了过去。

 

是上次那个男孩子啊,他眯起了眼睛,指尖在嘴唇上轻轻点了点,向他的方向送出了一个飞吻。

 

周泽楷的脸一下子红了。他觉得一股热气从尾椎骨一直上升到天灵盖,然后他就炸了。

 

叶修像是还不满意似得,收回来的手点上了贴着亮片的额角,充满挑逗意味的划到脸颊,划到嘴角,划到锁骨,划到胸前。之前的热舞让他出了汗,现在一滴汗珠就顺着他手指划过的轨迹慢慢的划进了领口。

 

云秀说的没错,叶修笑的更厉害了,他用左腿勾起了钢管,左手也攀了上去,头微微后仰,却把胸部和下身往前送了送,在钢管上缓缓地蹭着,让冰凉的钢管也变得火热了起来。

 

调戏纯情的男孩子最有意思了。

 

 

3.扯着男人的领带含着酒液接吻,深红色酒液打湿锁骨和白衬衫(韩叶)

 

袖子往上卷了几道,露出了白皙的手臂。修长的手指翻飞着,让人几乎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吧台前面,神情严肃的男人坐着,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调酒师浅浅的笑着,几支酒在他的手指下像是有了魔力,颜色各异的酒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最后汇聚到小小的调酒器里。他盖上盖子,拧紧,然后一个旋身,优雅的像是在跳舞。

 

严肃的男人看的更仔细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调酒师的动作,若是一般人怕是早就被吓得动作走形了,可这个调酒师不知是太自信还是太大胆,如往常一般做着各种动作的同时还分出神,向吧台前面的男人丢了个媚眼。

 

那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原本打着节奏的手指也停了下来,调酒师却不慌不忙的打开盖子,深红色的酒业透过滤网一滴不漏的被倒进载杯,刚刚好停在离杯口半公分的地方。调酒师看上去挺满意,拈起一颗樱桃插在杯口。

 

周围有人鼓起掌来,严肃的男人却没有什么反应。调酒师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把酒推给了他。

 

“闹什么别扭呢,老韩?”

 

严肃的男人那一瞬间的脸色很精彩,估计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说过他闹别扭。他的确有些生气,桌上的酒就成了不错的发泄品。

 

他狠狠地喝了一口酒。酒并不辛辣,反而有些酸,有些涩,还有些苦,像极了离别的滋味。韩文清觉得更郁闷了,他索性放下酒杯,直勾勾的看着那人。

 

“为什么要离开,叶修?”

 

调酒师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伸手拿过了那只酒杯,就在刚才男人嘴唇接触过的地方饮下一口酒,随后突然狠狠地抓过男人的领带,将那口酒渡了过去。

 

深红色的酒液沿着嘴角蜿蜒向下,湿了韩文清的锁骨,也让他一尘不染的衬衫上多了一点颜色。两人的脸离得那么近,唇齿纠缠,分不清那水声究竟是来自哪里。周围的小年轻们开始叫好,让韩文清的脸又黑了几分。

 

“不想知道这杯酒叫什么吗?”叶修贴着韩文清的耳畔,蚊呐般的声音需要韩文清集中十二分的精神。

 

“它叫——君莫笑。”

 

调酒师软软的倒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4.轻巧翻下栏杆夺下钢棍一脚踹断来者腿骨,似笑非笑的神色优雅得像一只猫(翔叶)

 

“叶修快快出来受死!”门外,十几个不同的声音叫嚣着。

 

叶修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漫不经心的抽着烟,那一点点火光时隐时现。

 

孙翔踹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他有些愣,男人轻轻弹了弹烟灰,他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细小的灰尘从空中晃晃悠悠的飘下。

 

“嘉世这是怎么了?来的就是这些货色?”叶修终于舍得把烟放到一边去了,薄薄的嘴唇里吐出的却是无比嘲讽的话语。孙翔本就是一点就炸的性子,被叶修这么说还没有反应就不是他了。

 

“叛徒叶修快来受死!”年轻人高高举着钢棍,脚底发力就准备往上冲。

 

二楼的男人轻巧的翻过栏杆,敞开的风衣被气流吹得鼓鼓的,纤细的身影就像一只蝴蝶,美丽、优雅而轻盈。

 

可叶修却不是蝴蝶那样无害的货色,脚尖刚刚点地,他就一个加速,直直的冲向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孙翔,手指在下一秒就搭上了他的手腕,一拧一旋,孙翔手里的钢棍就这样飞到了叶修掌中。

 

没了武器的孙翔终于反应了过来,他大吼一声,伸手就往叶修的肩膀抓取。

 

叶修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被他捏在手里,只见他急速的一个转身,不但避过了孙翔伸过来的手,还狠狠地一脚踹在了孙翔小腿上。

 

斗神的一下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不出意外地“吱嘎”一声,孙翔感到了钻心的疼痛。他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头却依然高高的扬起,满脸的愤怒与张狂。

 

“差得远呢,小子。”叶修掸了掸风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优雅的像一只餍足的大猫,他又随意的将长棍挽了个花,用它挑起了孙翔的下巴——

 

“快追上我吧,小子。”

 

 

5.被强硬的手臂按在墙角,屈膝撞了撞对方下身,漫不经心地问想操我吗(韩叶)

 

脏乱的小巷向来是罪恶的温床。

 

叶修斜倚在肮脏的墙壁上,压了压帽子,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只打火机,心满意足的将嘴角的香烟点着。完成任务的杀手本应该立即回组织复命,至少也应该快速离开现场,但叶修没有。

 

他踢了踢脚下的尸体,又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慢慢的吐出一串烟圈,这一切被他做的是如此自然,就像这里不是杀人现场而是自己家的阳台一样。

 

叶修听到了警笛声,他本来应该走的,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

 

他在等人。

 

就在他那只烟快要抽完的时候,不出意外地被一双强硬的手臂按到了墙角。叶修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黑脸。

 

“别老这么严肃嘛,韩警官。”他笑得肆意,“小心未老先衰哦。”

 

“你又杀人。”韩文清的语气隐藏着一丝怒火。他和叶修相识了十年,也做了十年的对手。他们比寻常的搭档还要有默契——不是吗?当叶修带着鸭舌帽出门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知道了他要做什么。

 

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接下了这一片区的巡逻任务。

 

“你今天来的有些晚啊,老韩。”叶修歪着头,“我看看——比平时晚了8分钟,啧,如果我是张新杰我一定要好好说说你。”

 

韩文清是一名警官,没有人会想到最有前途的警官会和最恶名昭著的杀手是一对,可他们偏偏就在一起了。韩文清不会阻止叶修杀人,只不过会在他出任务前看一眼目标名单。

 

叶修接任务很挑,他更愿意将自己称为“那个行侠仗义的好青年”而不是“那个该挨千刀的死杀手”。死在他手下的人总有那么几宗不好放在台面上说的罪行,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逍遥法外这么多年——要知道,民众可是站在他那一边的,就算是警察也需要有点眼色是不是?

 

更何况里面不少人本来就是警方的目标。

 

更何况叶修还有韩文清。

 

“之前有些事耽误了。”韩文清的神色稍缓,他带上了手套,有些嫌弃的拎起了叶修脚下的死者。“则此是谁——我看看,那个毒枭?”

 

“怎么样?算是你的功劳如何?我记得你们正在通缉他吧。”叶修看见韩文清的动作,干脆把手插到了口袋里,一副悠闲的样子,“反抗然后被击毙,我想这应该挺好结案的。说真的,你们应不应该谢谢我?”

 

韩文清冷冷的哼了一声,也没有答话,只是加快了脚步。他把死者扔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随意的摆了一下姿势。叶修也就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

 

韩文清从房子里走出来,看见叶修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时气愤,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叶修压到了墙上。两人间的距离很近,近的有些危险,叶修却浑不在意。

 

他用膝盖顶了顶韩文清的下身,笑的暧昧,“约吗?”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9 )

© 想看菜单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