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菜单吗

完结和连载文归档处

【周叶】卡农

(1)

周泽楷是一个作曲家,一个被评价为“不去当演奏家可惜了”的帅气的作曲家。他有一个秘密——他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一个演奏家,一个男人。


叶修是一个钢琴演奏家,一个被评价为“不去作曲可惜了”的充满天赋的演奏家。他有一个秘密——他默默地喜欢一个人,一个作曲家,一个男人。


周泽楷喜欢叶秋,尽管他不知道叶修长什么样子。他为叶秋写了好多曲子,但没有人知道,就连他的经纪人江波涛都不知道。


叶秋喜欢的人……在10年前离开了他,永远的。只留下了两首惊世之作,和一架亲手制作的钢琴。


周泽楷没有和叶秋合作过,虽然他每天都能听见隔壁的叶秋在练琴。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叶秋不知道周泽楷就住在隔壁,虽然他听说过这个被称为“当代第一作曲家”的年轻人。意外的,他的风格像极了一位故人。


(2)

周泽楷又出了一首新曲子,《Vacilante(欲语还休)》,一首探戈舞曲,一首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的探戈舞曲。


这首曲子是他写给叶秋的第一首曲子,5年之后,他还是决定把这首曲子放出来。如果叶秋听不到的话,怎么会明白他的心意呢?


总有人要踏出第一步吧。虽然是小小的、带着试探性质的第一步,双方仍保持安全而暧昧的距离。若即若离的曲调,像极了暗恋中的年轻人,情难独诉,欲语还休。


虽然叶秋不可能知道这首曲子是写给他的。周泽楷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敢写上“献给叶秋”这四个字。


等着吧,在曲子出版的那一天,他想到。总有机会让他明白的,亲口。


(3)

叶秋搬走了。


周泽楷很快就知道了,当他听见晚上的琴声不太对劲的时候。


琴还是那架琴,可演奏的人却不在了。


叶秋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


你还是要离开我的生活了吗?周泽楷闷闷的,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话更少了。江波涛也问过他,但是当周泽楷不愿意说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又有新的曲子出版了,《Pluie d'automne(秋雨)》,小提琴的旋律缠绵悱恻,沉默,忧郁,但是绵绵不绝。


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首曲子而哭泣。周泽楷并不关心,他只想知道,叶秋有没有听见他的心情。


(4)

很少做梦的周泽楷做了一个梦。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美梦。


梦中的他和叶秋穿着同一款的燕尾服,坐在同一张钢琴凳上,十指交错,目光交融。周围很安静,舞台上的灯光集中在他们身上,飘渺而梦幻。


琴声响起。


他们都在微笑,这一切都像梦境一样。


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梦境。


梦总归是要醒的,他醒了过来。诺大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身边空旷而冰冷。窗外只有一颗星星在闪烁。


他突然很想弹琴。所以他摸索着来到了工作间,坐到了钢琴旁边。


床边,一颗星星划过。


世界终于完完全全的安静了。


(5)

周泽楷最终还是没有奏响那架钢琴。夜深了,隔壁还有邻居,虽然他一点也不介意把那位邻居从梦中吵起来。


两天前,他知道了真相。叶秋离开的真相。


他的公司,他的经纪人不要他了。他们把叶秋赶了出去,像撵着一条没人要的狗一样,让他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公司。他们甚至把那架叶秋宝贝的不得了的钢琴也强行留了下来。


理由很简单,叶秋弹不出激情的曲子了。他不再是最好的钢琴演奏家,甚至,他们认为,叶秋已经比不上一个新人,这个新人之前还是拉大提琴的。


嘉世,周泽楷默默的念道。


周泽楷不相信他们说的,一个字也不。他每天晚上都能听见隔壁的钢琴声,或是激情澎湃,或是如泣如诉。周泽楷知道,他自己是弹不出那样的曲子的。


可笑,嘉世只不过是对叶秋一直不肯摘掉他脸上的面具,也不愿意进行商业宣传感到愤怒罢了。周泽楷不说,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作曲家的神经是敏锐的,他不至于连这一点小事都察觉不出来。


他很愤怒,他想要报复。


其实周泽楷的钢琴弹得很好,只不过他不愿意进行表演罢了。


但是他现在很想弹钢琴,很想很想。他要让嘉世知道,他们的选择错的有多么离谱。真的认为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代替叶秋吗?


“江波涛吗?今年轮回的巡演,我接了。”


(6)

跨年音乐会,在那之前还有一个音乐节,会让新老艺术家们进行同台展示,也会让民间的高手一展才华。


周泽楷已经登上了叶秋之后演奏第一人的宝座,大家开始议论他能否代替叶秋在乐坛上的地位。周泽楷年轻,帅气,无不良嗜好,比起叶秋来实在是好了太多的偶像。


不能,周泽楷轻轻的笑了,没有人能代替前辈,也没有人能够超越前辈。我所希望的,只是和前辈并肩罢了。


不过嘉世签下的那个代替前辈的艺人,孙翔,我记住了。音乐节上,等着我。


听说最近网上出了一个新人,不比其他新人,那人的年纪却是不小,曲风也异常多变,一首曲子都能被他硬是演奏出5、6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出来。


听上去很像叶秋前辈呢。他这是……回来了吗?


(7)

音乐节第一天,新老艺术家的同台竞技。


周泽楷还是没有亲手帮前辈复仇。韩文清先站了起来,同一首曲子,孙翔和韩文清的演奏生生分出了两个层次。


“如果是他,至少不会失误。”在孙翔又一次跳了几个音之后,韩文清冷冷的点了出来。


前辈的人缘真是不错,周泽楷想,但是,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吃醋呢。


刚才台上的不是我。


第二天。


民间还是有高手的。刚刚台上的那个女孩,唐柔,只是舞台表演的经验还不足,真就水平论,比不少圈内人弹得还要好。这不是,杜明就和她较上劲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江波涛会意的想叫杜明下来。可谁知道这时候有一个被帽子和围巾遮了大半张脸的男人走上了台,说要替唐小姐下来。


工作人员自是不甚感激的。有一位工作人员还殷勤的想帮男人那大衣,他却挥了挥手说不用了,就弹一首曲子。


是《一叶知秋》。叶秋的成名作,以技巧简单却感情深厚而出名的一首曲子。这首曲子没有什么太炫技的成分,很多人都会弹,但很少有人能弹好。它的情感太丰富,没有故事的人很难找到隐藏在平静之中的疯狂。


这首曲子有很多版本,最有名的版本是叶秋的“龙抬头”。这个版本速度非常快,叶秋还在最后加了一大串琶音和和弦,硬是把这首简单的曲子变成了炫技的代表作。


叶秋今天选的就是这个版本。


在第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周泽楷就听出来了,这是叶秋。


无数个夜晚,周泽楷坐在窗边,听见这首曲子一遍遍的被演奏者,不同的版本,不同的心情。他甚至能说出来这个版本是叶秋在那一天晚上弹过的。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原来我对你的爱已经这么深了。


叶秋只弹了一首曲子就下去了,留下所有人在议论纷纷。周泽楷问登记处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叫叶秋的人来登记过,工作人员说没有,又问那个男人是谁,工作人员回答道,他叫叶修。


原来前辈叫叶修吗?前辈骗了我5年呢。


叶修。


(8)

之后叶修再也没有出现,周泽楷倒是又出了好几首曲子,一首比一首热烈,一首也比一首深沉。


火山沉眠,不代表它会永远平静。


叶修还是回来了,2年之后。他组建了一个新的公司,兴欣,带着几个新人,回到了音乐界最核心的圈子。


嘉世重组了,原来的人一个都没有留下来。苏沐橙,那个天才小提琴家,和叶修汇合了,带着她的“吞日”。而孙翔,则被轮回签下,连着叶修特别宝贝的钢琴——却邪。


孙翔来的第一天,周泽楷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别人都认为他这么做是为了磨一磨刺头,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在还2年前的债。


前辈……


叶修……


平静的表面下,炽热的熔岩在疯狂地吞噬者一切。


(9)

现在距离叶修重返核心圈已经有1年。这一年,兴欣的新CD《君莫笑》卖出了前所未有的销量,一举打破之前轮回占据的榜首地位。


古典音乐节上,叶修用极致的演绎,征服了所有人。


终于,叶修回来了,回到了顶峰,带着他的新曲《君莫笑》,带着这首曲子最后6.5秒极致的疯狂。


这首曲子和《一叶知秋》有很大的不同。《一叶知秋》是平静的,是简单甚至于普通的,但《君莫笑》,它是绚烂的,是华丽甚至于不顾一切的。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伤?


人人都说《君莫笑》是欢快的,但周泽楷能看出,从这首曲子的名字到内容,无一不透露出那种沉重到无人能解的悲伤。


这样不好,周泽楷想,前辈的身体怕是支撑不住吧。找个时间还是劝劝前辈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垮的。


这一年里,周泽楷和叶修也有不多的几次交流。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有没有看出、听见他的情义。也许前辈是知道的,也许他只是在无声的拒绝。


不过没关系,周泽楷想,总会有一天,他会给出直接的答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前辈的身体。


果不其然,一年一度的古典音乐节之后,不过4天,就传来了叶修自杀未遂住院抢救的消息。


抑郁症,多年的失眠,加上一下子失去了目标,让他选择了这么一条路。


周泽楷在知道消息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感到了医院。他还是晚了一步,只看见叶修呆在白色的病床上,带着呼吸机,胸腔几乎看不见起伏。


那一瞬间周泽楷慌了,叶修就像是一片叶子,抓不住,又不敢碰,只能看着他一点点的远去。


苏沐橙哭的撕心裂肺,她说,她曾经有一个哥哥,叫苏沐秋,就是却邪、吞日和《一叶知秋》创作者,《君莫笑》的主旋律也是他写的。后来,他出车祸死了,叶修就带着她继续闯荡,完成苏沐秋的梦想——让《君莫笑》响彻在大舞台上。


叶修完成了苏沐秋的梦想,用了十年。


苏沐橙说,叶修留下了一封遗书:


“你那时说,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要一直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分开。当年,你做到了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现在,我可以去陪你了。”


周泽楷紧紧握起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松开。他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出血了,他没有在意。


苏沐橙说,我知道你喜欢叶修哥,我也一直劝他答应。他只是笑,不说话。我觉得是因为这十年,他只为了一个目标活着。他说他的心太小,装不下那么多人。不过现在,他应该已经放下了,至少他迷茫了。我求求你,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好好的陪着他,补上这个缺口。我不想也不敢在失去一次亲人了。


(10)

抢救后,叶修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醒过来。他陷入了昏迷,医生说,24小时没有回复的话,怕就会成植物人了。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叶修还在沉睡。


苏沐橙和兴欣其他人一起帮着把叶修抬到了周泽楷的家里。女孩红着眼睛说,拜托你了。


周泽楷辞去了演奏的工作。他又像3年前一样,作为一个单纯的作曲家活着。


他仍然是3个月出一首新曲子。事实上,这些曲子已经在6、7年前就写好了。9首曲子,一个主旋律,不断地重复着,用不同的乐器,在不同的时间段想起。


这是一部组曲,名字就叫做《Love Songs》。


这是他给叶修写的情歌,周泽楷说,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给你弹一辈子。


3个月一首曲子,终于,在这一组曲子全部出版之后,叶修从3年多的的昏睡中醒了过来。第一眼,他看到的是周泽楷惊讶却闪烁着泪光的眼睛。


2周之后,叶修可以下床活动。他去了周泽楷的创作室,发现了一个挺大的箱子,里面都是一份一份的曲谱。


所有的这些曲谱都在封面上写着一句话:献给我最爱的人——叶修。


他用了1个月,把这些谱子全部看完。之后,他沉默了。


音乐是最美的语言。周泽楷不善言辞,但他有一双灵巧的手,足够他表达出自己的感情。


叶修昏迷了3年零5个月,周泽楷就给他弹了3年零5个月的琴。这些曲子,他都听得见。


他又看了看最早的一本曲谱,上面的时间写的是十多年前。


也许,他的确应该听沐橙的话,把那块漏洞填上了吧。


(尾声)

卡农,是最悲哀的情歌,它不断的追赶,却永远赶不上前面的身影。


卡农,是最缠绵的情歌,它一遍遍的,不屈不挠的诉说着它的感情。


周泽楷和叶修带着一个唱片机和一盒CD来到了苏沐秋的墓前。


照片上的少年依旧笑得温柔,嘴角弯弯,和周泽楷的表情一样。


周泽楷说,谢谢你,陪了他度过年轻时的岁月。现在,把他之后的日子交给我吧。


CD一盘一盘的放,两个人在这里坐了一天。


晚上回到家,周泽楷从公司手里把“却邪”买回来了。两人并排坐在琴凳上,穿着一样的衣服,十指相扣,目光交融。


窗外没有星星,但温暖的灯光将室内照的一片光明。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想看菜单吗 | Powered by LOFTER